公告版位
撒下滿手的愛和期待
我將青春浸潤在名為南涼的甕中
歷時六年的甘醇...
我說,你不來上一杯嗎?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イナズマイレブン 同人創作

 南雲晴矢 × 涼野風介

*好有愛的活動

---

現在正值午休時間,走廊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整個校園一片祥和,和平常的吵鬧景象大不相同。突然,一個廣播劃破這寧靜。

「不好意思打擾老師午休,學務處報告,請各班班長現在立刻到學務處前集合領取重要資料,報告完畢!」

「什麼打擾老師,根本就是打擾學生......」聲音的主人—南雲晴矢,正坐在窗邊扯著領帶,頗為不滿的說。

就在他抱怨學校根本不把學生當作一回事時,坐在隔壁的涼野伸出手在他面前胡亂揮了一把,而頭仍然埋在另一隻手臂裡。

「幹嘛?不要叫我去買冰,上次才被抓......」握住在眼前飛舞的手,南雲上前靠近對方趴在桌上的身軀。

「幫我.......,我...想......去,拜託......」句子到了後頭只剩氣音,他將垂著的手放在雙腿上。

「不好吧!在學校耶......而且你怎麼可能,是不是基山剛剛對你做了什麼?」看樣子南雲應該是想到別的地方去了,話還沒說完身後便冒出火焰。

「白癡!我是叫你去幫我集合,我想睡覺懶的下去。」和對方相處多年,涼野知道對方八成是想到亂七八糟帶有顏色的地方去了。

「啊哈哈!早說嘛。幫你集合?當然,我都快無聊死了,你就再休息一下吧,離下課還有一段時間。」南雲起身揉了幾下涼野的頭髮,語氣充滿寵溺的走出教室。

全校的班長都聚集在學務處前,個個看起來都是成績優異、能力超強的好學生,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自然與其他一般學生不太一樣,這讓南雲小小自卑了一下。

「喂!我怎麼沒看過你,幾班的?」一個紮著馬尾的女老師拿著點名版,一臉嚴肅的指著南雲。

「我?喔,2-A的。」環顧了四周,南雲肯定其他人心裡一定在偷笑。哼!好學生就是跩。

「2A?2A的班長不是涼野嗎?」女老師臉色依舊不悅的說。

「......他身體不舒服,我代替他來。」南雲臨時編了一個謊來塘塞,祈禱不要被當場揭穿。

「身體不舒服?你回去叫他小心一點,不要吃太多冰,下星期的比賽失常就毀了。」一聽到南雲的報告,女老師的臉色瞬間柔和下來,還隱約浮現擔心神色。

「是!」呼出一大口氣,他放下了心中的大石,畢竟......欺騙師長,大過一支。

女老師點頭面露微笑的轉身,揮著手中寫得滿滿的重要資料,「各位同學,你們手中的資料是我們學校配合教育部所辦的"愛的小語徵選活動",每班可三人參加。然後重點是,在場的各位,你們和全校學藝......強制參加。」

語畢,哀嚎遍野,所有人一致的發出嘆息,有人開始賣罵班上同學為何選自己當班長,有人質疑學校為何要配合教育部,總之就是開始到處罵,這讓南雲開始覺得資優生和普通人確實是不一樣的,連罵人都罵得很有水準,不像普通人遇到事就飆髒話出來,難怪涼野會是大家口中的"資優生"。

「對了,這次徵選方式是錄音,對象是父母親或其他家庭成員,然後請各位在最後加上我愛你,一定要講超過30秒才行,回去記得提醒學藝喔!沒事的話就回去午休了。」她揮了揮手瀟灑的往學務處走去,完全不理會底下愈漸增強的哀嚎聲及嘔吐聲。

---

握著遙控器,現在這個時段每台都在播新聞 ,而且內容都大同小異,看來看去都差不多,南雲突然想起中午去集合拿到的活動資料,便停下手邊切台的動作。

「發呆喔!」涼野一出房門便看見電視是開的,但發現看的人根本就在發呆,他就走到電視前把電視給關了。

「啊!」眼前繽紛得畫面突然變黑,南雲被拉回現實世界。

「你開著電視發呆,浪費我的電!」涼野用力的抓著南雲自豪的花朵髮型一臉不悅。

「我才沒有發呆,我是在想事情。」吃痛得抱著頭,南雲一臉快哭出的樣子讓涼野的嘴角微微上揚。

「是喔!那請問南雲晴矢先生你剛剛在想什麼?」偏著頭,他一臉刁難的問。

見對方一臉不整死自己不罷休的臉,南雲只好將一切全盤托出。

「這樣啊!麻煩。」這是涼野聽完整件事之後唯一的感想。

「對啊,所以我和學藝說過了,後天一起交。風介你要趕快寫。」他一副輕鬆的樣子,好像完全不關自己的事一樣。

「當初澤木老師是說"在場的各位"對吧?」迅速的轉著腦袋,涼野不知道在想什麼。

「......嗯!」雖然不知道對方在打什麼主意,但他還是照實回答了。

「那就好了,你去!因為當時在場的是你。」聽到自己滿意的答案,涼野趕緊把麻煩往外推。

「不要和我玩文字遊戲。」南雲知道自己在這方面準沒勝算,所以選走勸導路線。

「麻煩你了!」直接無視對方的話,他叼著冰棒無事一身輕的離開客廳。

此戰,南雲慘敗。

瞪著桌上的白紙,南雲毫無頭緒,翹腳坐在書桌前,「好煩喔!什麼家人啊......如果要說也是吉良老頭和瞳子姊還有風介他們,學校沒事辦這什麼奇怪的活動呀!」

「喀啦!」門把轉動的聲音,還伴隨著腳步聲。

「風介?」他轉頭問道。

「這房子也就你跟我兩個人而已,你剛剛那句的問號打得很多餘。」抱著一個資料夾,涼野一走進來就先拿了冷氣遙控器把冷氣打開。

「你來幹嘛?」見到讓自己陷入這麻煩的罪魁禍首,南雲語氣明顯下降。

「怕你腦容量不足丟了我的臉。喏!我寫的範例。」將手中的東西交了出去,他撇頭盯著地板。

「......先禮後兵?你好像順序跟人家不一樣?」故意調侃了一番,南雲知道對方就是心軟、放不下。

「囉嗦!不要就算了,虧我幫你想著麼多,浪費!」抽回資料夾,他回身往門口走去。突然,一股力量將他往後拉了回來。

「謝謝!」將頭抵在對方的肩上,他恣意的享受縈繞在涼野身上的清香。

「......快寫啦!放開我,少噁心了。」涼野輕微的掙扎。

「是是是,老婆大人,明天一定交稿子。」加重擁抱的力道,南雲在對方耳畔輕聲說道。

---

講台上的老師將厚重的教科書闔上,慢條斯理的摘下眼鏡宣布著下課。和同學們蠢蠢欲動的樣子形成極強力的對比。

「下課了!目標合作社,衝啊!」一個似乎是領導者的男生,高舉雙手領著一大票的人從教室衝了出去。

「快點啦!都怪數學老師動作那麼慢,等一下買不到午餐去找他要!」邊跑邊罵,青少年的脾氣真不是普通的激動。

盯著陸續踏出教室門的同學,涼野臉上掛著滿滿的羨慕,另一方面用湯匙攪著碗中的飯,對南雲特製的便當毫不在意。一位也計畫往合作社去的同學看出他的鬱悶,決定無視某人的警告及威脅,幫助涼野脫離苦海。

「涼野!一起走吧!」他笑著比了個向外的手勢。

「......好,等我......,不!算了,你自己去吧!」涼野臉上的表情先是喜悅,但三秒後馬上盪到谷底。

「南雲他不會對我怎麼樣的,他都是嘴上說說而已啦,那些威脅警告都沒有真正執行過!」上前拉起對方,不顧涼野的顧忌及擔憂,他拉著涼野跑出去。

「喂!你也太亂來了吧。」掛著一臉的不可思議,他一邊被拉著跑一邊說。

「的確是很亂來!涼、野、風、介。」一個聽來充滿溫度的嗓音中斷兩人前進的腳步。

「南雲晴矢。」涼野回頭看見打壞自己興致的兇手,隨即換上另一種表情。

「午餐想吃冰?門都沒有,給我回去乖乖吃便當。」拽著對方的領子,南雲強行將對方拖了回去。

面對前方一股強大殺氣,南雲無所畏懼的吃著便當,將自己的吃完後便拿起對方還剩下一半的餐盒,把剩下的一半再分一半給自己,「喏!吃完!」

「我一定要把你......」看對方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他開始說出那句跟隨自己多年的台詞。

「把我闇冷掉是吧?你這句用很久了,該換了。」顧著把碗裡的飯吃光,他還不忘吐了嘈。

中午沒有冰棒吃,自己最自豪的台詞又被嫌,涼野的怒氣到了最高點,於是他用力的拍了桌。所有人包括外面走廊經過的,全都回過頭看向那巨大聲響的源頭,鐘聲也跑過來關注這一切,廣播聲也隨即來到。

 「不好意思,打擾各位老師用餐,學務處報告!現在即將播放"愛的小語徵選活動"獲得佳作的同學的錄音,首先是1-B的夏井真理。」

 「這世界上我相信沒有人比你更了解我,每天辛苦的......」

---

「再來是優等的作品,2-A南雲晴矢。」聽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廣播中,南雲感到驚訝。而其他同學聽到了也驚呼起來。

「風介!你快聽!」用力搖著身旁似乎還在生氣的人,南雲一臉興奮。

「有什麼好聽的,還不都我寫的。」依舊擺著一張臉,他現在非常不爽。

「從以前到現在,我對於家庭的認識幾乎為零,因為我是在育幼院長大的。我沒有父母,但有一大票的兄弟姊妹,其中有一個人和我的人生幾乎有四分之三是重疊的,就是那種無論你在何時何地,只要一轉頭就一定看的見他的那種情況。我要感謝他的事有很多很多,多到我怎麼說都說不完,所以在這裡我以我最大的誠意來道謝。謝謝你願意和我攜手走過過去四分之三的人生,希望未來我們會一直走下去,風介,我愛你!」

「喔...」聽完南雲公開的真情告白,班上有些同學開始煽動現場氣氛。

「喂!你們不要鬧了。」對他們施加些許的壓力,南雲對現場的變化哭笑不得。

「我們哪有鬧,我們是在幫你耶!」部分的人開始呼喊口號,聲音愈漸清晰,也愈漸震耳。

「親下去、親下去、親下去、親下去......」正當南雲猶豫是否該順應民意或是四兩撥千斤的打發掉,身旁的人出聲了。

「我不會拋下這個笨蛋自己往前走的。」涼野雙手交握在桌上,冷靜平淡說。

「什麼?只有這樣?這樣不行喔!~」在場所有人先是愣了幾秒隨便爆出一陣噓聲,一群似乎是握有主導權的人又開始鼓譟。

「不然你們是要怎樣?」臉上擺著不悅,涼野的語氣開始下降。

「當然是這樣,不然那樣也行,或是最後那樣也行。」其中一名同學以曖昧不明的語氣挑戰著對方的底線。

見到自家老婆受到刁難,南雲立刻挺身而出,他將坐著的涼野從椅上拉了起來,接著大步向前按住對方的後腦勺。

「你幹嘛?」涼野明顯感覺到對方的氣息在眼前打轉,他頗為訝異的問。

「現在要嘛你吻我,要嘛我吻你,你要哪個?」南雲的眼底有著不容拒絕的力道。

「當然是......」話才說到一半,另一個溫潤便貼上他的唇。由於是基於全班情緒難以撲滅才接吻的,總結來說就是做秀給大家看,所以涼野沒有想太多,毫無抵抗的接受了。

沒想到南雲越親越投入、完全無法自拔,時間越拉越長,氧氣剩餘量也越降越低,他這才鬆開按著涼野腦袋的手。

「你......」被吻得亂七八糟的涼野瞪著眼前的人。

「我順應民意!」南雲看著對方緋紅的臉上有著明顯的怒意,他將眼神移到看得目瞪口呆的班上同學,一臉"他們逼我的"。

「是啊......」異常的,他臉上揚起淡淡微笑,腳尖在地上輕輕畫了個弧。

只見背景頓時變成冰天雪地,涼野腳尖畫過的地方又形成了新的冰痕,將著他一個俐落的轉身,接著踢腿,「極地衝擊。」

---

XX高中意外事件處理表

起因:愛的小語徵選活動

時間:中午12:28

事發過程:2-A班長對一人使出足球必殺技

傷亡人數:1人重傷,其餘27人輕傷

損害物品:玻璃窗X4、鐵門X1、黑板X1、掃具(拖、掃把)X2、桌子X6、椅子X9、講桌X1

懲處方式:班長及該名學生愛校服務一週

 

 

 

Fin.

 

後記:

這篇我真的爆字數了,打好久!

還有以上真的是我個人的辛酸血淚史

因為我們學校真的有這個活動,而且真的強制某些股長一定要參加

總之最後我也講了一堆自認這輩子絕對不會再講的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reening

青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晨星sky
  • 我就是那個早自習和午休都因為被叫去搞東搞西的衰班長和沒人要當所以選我的衰到底沒人發現的學藝



    ~~~~~衰阿~~~~~~
  • 身兼班長和學藝?
    如果是的話真是太強大了!
    我當一個學藝就忙得跟什麼一樣
    辛苦了

    青蘋果 於 2015/01/02 21:41 回覆

  • 晨星sky
  • 我班上的♫和♨應該是覺得我常常遊手好閒才把皮球踢給我的八
    不過小學股長也很閒很涼哈
  • 的確,雖然國小的學藝比國中的涼很多

    而且說真的,國中的班長事情真的沒有學藝多
    所以以後升國中一定不要當學藝啊……

    青蘋果 於 2015/01/03 11:43 回覆

  • 我是呆呆唷=)
  • 有錯字唷
    學校沒"事辦這"什麼奇怪的活動呀(應該是這樣?
    正當南雲猶豫是否該順應名意或是"四"兩撥千斤的打發掉(這是你要表達的嗎?

    每看一次就笑一次 這篇真的好有愛ˊˇˋ
  • X10
    賓果!我就是那意思,但是......又打錯字了
    想當初我一聽到這活動就想到了他們
    然後就誕生了這篇

    青蘋果 於 2015/01/31 19: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