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撒下滿手的愛和期待
我將青春浸潤在名為南涼的甕中
歷時六年的甘醇...
我說,你不來上一杯嗎?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イナズマイレブン 同人創作

 南雲晴矢 × 涼野風介

*南雲很帥

---

火紅的夕陽掛在天邊,把天染成詭異的血紅色,微風吹來讓路人不禁加快腳步,想早點躲進家裡避開這鮮色天空。但南雲晴矢這人一向神經大條,所以處在這種地方也沒覺得什麼奇怪的。

「下次一定還要再和熱波他們一較高下。」舉手投足間流露出剛運動完的興奮。

是的,他,南雲晴矢剛從足球場離開,現正踏上回家的路。

踢著路邊的小石頭,瞄了眼前方超過90秒的紅燈,南雲放慢了腳步。為消磨這90秒的空檔,他開始瀏覽四周的景象,一排的平房沒有什麼特別吸引人的地方,如果要說的話大概就是右邊數來第四間,那棟的頂樓有個突出的藍色東西吧!

......不,等等。我想,我看錯了,那並不是個突出的東西。微瞇起眼,南雲不自覺的上前確認自己所看到的東西。

狹窄的巷弄、灰暗的牆面,瀰漫在空氣中一股潮濕的味道,再搭配現在紅的不像話的天空,一切都很超自然。循著印象找到那間平房,站在這裡往上一看,果然那是一個人,雙腳跨過頂樓矮牆,懸在半空中。推開微腐的紅色木門,靠著本能摸索上頂樓,一扳開門,風就從門縫灌了進來。南雲吃力的走出去,沒花多久時間,他便找到那似乎坐在生死邊緣的人。

藍色的頭髮、藍色的瞳、連周遭的空氣看起來都是凝結的藍。他,我很面熟。南雲仔細盯著那人的側臉瞧,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面。

「你是誰?」在南雲思索的同時,他已經先開口了。

「......嗨。」乾乾的笑了幾聲,南雲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被嚇到了。

「你來這幹嘛?」才見面不到幾秒鐘,這人說話卻火藥味十足。

「幹嘛啊......吹風!對,我是上來吹風的。這裡還蠻舒服的。」隨便胡謅了一個看似合理的回答。啊......我想起來他是誰了,同校同年級的特別優等生——涼野風介。

「吹風?」微微的笑了一下,他沒再追問下去,只是把眼神重新放回鮮紅的天空。

南雲尷尬的杵在那,也不知道要說甚麼,自己和對方雖然同校但也不是很熟,搞不好對方還根本不認識自己。正當他想刺探一下涼野是否是要做一些想不開之類的事時,他又回過頭來問了問題。

空靈的眼神、好像風一吹就會飄落的身軀,他淡淡吐出幾個音節:「你覺得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這個嗎?對我來說當然是足球,還有把成績維持在不會被要求暑修的程度。不過看他的樣子,我現在應該要回答他更正向、充滿積極的回答才對。

「活著當然是有很多意義的,例如找個目標好好去實現,或者完成夢想之類的......。總之,這世界是很美好的,有很多親情、友情、愛情,可以好好體會,所以你要珍惜這機會......」越說越遠,也離涼野的問題越來越遠,他只差沒說珍惜生命不要做傻事,再附上張老師專線。

「親情?友情?愛情?」眼神重拾光彩,涼野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

 被對方的笑容短暫的迷惑了,他頓了頓,「對啊!這些都是很值得我們去體會的。」

「......說實話,你很有趣。」

把腳往內縮回,涼野整個身子回到圍牆內,看起來搖搖欲墜的那份感覺蕩然無存。他,正微笑著。

---

水泥地上的紅髮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埃,對著身旁的藍髮說,「走吧!好像快下雨了。」說完便伸出手朝他揚起一個笨蛋式的微笑。

在五分鐘前,涼野轉身、腳碰到地的那一刻,南雲便決定不要讓他有再把腳懸空的機會,於是將自己熱情外向的個性發揮了淋漓盡致。講的一堆事實、瞎掰交互而成的有趣事,讓一些比較歡樂的事情占據涼野的腦袋。

這是第一次,南雲晴矢這麼渴望眼前的這個人就這樣默默聽自己講,偶爾輕笑、發表意見,不管怎樣就是不要離開。

這是第一次他對一個不怎麼熟的人產生這樣的感覺,同情?憐憫?還是其它,無人能知。

輕輕關上通往頂樓的門,南雲把涼野送到家門口。

「那麼就再見囉!」在剛才的談話中,他完全沒有說出自己的身分、學校之類關於自己的事情,相對的涼野也什麼都沒說。

「嗯。」輕輕點個頭,涼野張開嘴本想說些什麼,但話到嘴邊全凝住了。

見狀,南雲一個瀟灑的轉身揮手離開,不過對方的下一句話立刻令他石化。

「謝謝你,南雲晴矢。」

金黃色的瞳瞬間緊縮。

難不成剛剛我們兩個都在演一齣兩人根本互相認識,但從頭到尾裝陌生的陌生人談心?南雲一臉五味雜成的走下樓梯。

---

才剛踏進教室,原本有點吵雜的情況瞬間結凍,空氣裡散發一種詭譎的氣氛。

「熱波,發生了什麼事嗎?」南雲將書包放下,往熱波前方的空位坐去。

 熱波和周遭一群正在談論的朋友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

「今天大家很奇怪,好像有什麼事發生但又不敢講的。」連一向遲鈍的南雲都嗅到了這不尋常的味道。

「......你聽說了嗎?我們學校好像有人自殺。」語調很輕,好像不希望被第三方給聽到。

自殺?眨了眨眼,感覺不妙。不會吧......?

「知道是誰嗎?」嚥了口水,南雲小心翼翼的問。

「聽說是2-13的涼野風介。」熱波向其他人做確認之後,說出一個認人驚訝的名稱。

南雲瞬間站了起來,雙手拍桌,「怎麼可能,別開玩笑了!」想起前幾天才和他說過不少話,他完全不相信。

全班停下議論,目光全聚在他身上。

注意到自己的失態,他撓了撓頭髮,「抱歉,你們繼續。」

說完,南雲衝出教室,奔向走廊盡頭的13班。

一名戴著眼鏡的人從窗邊往門口那個氣喘吁吁的人問:「同學,有事嗎?」

鬆開領帶,南雲直截了當的表達目的,「涼野風介呢?」

然而,這句話就像被禁止的咒語一般,所有人動作停格,連走廊上路過的人也全都停下腳步。

「涼野同學他現在在醫院喔!」推推自己的眼鏡,他一臉淡定的回答南雲。

鬆開扯著領帶的手,南雲的煩躁被澆熄了些,「醫院?他......」

「剛好撞到一樓遮雨棚,所以骨折而已沒生命危險。」完全事不關己的語氣,「對了,稻妻醫院3125。」說完他便將視線放回桌上的書。

---

 循著眼鏡男給的號碼,南雲找到這間病房。並非普通的三人房,這裡是寬敞獨立的單人房,聽說下午有些記者來採訪,大概就是這原因吧!

輕輕拉開椅子,望著對方頭上一圈一圈纏上的繃帶,他忍不住伸手觸摸,一切是那麼的真實又那麼的遙不可及。

資優生壓力過大  疑感情糾紛墜樓?!

聳動的新聞標題,事實究竟如此,除了涼野風介自己沒人會知道。而今天,南雲就是為了知道這問題而來的。

長長的睫毛搧了搧,藍色的眼睛慢慢睜大,「是你?」

「是我。」一臉嚴肅的看著對方,是不是壓力很大他不清楚,但自殺這種浪費生命的事怎麼可以輕易嘗試。

涼野低頭應了一聲,雙手交握,從高處墜落造成的骨折短期那看來是好不了。伸手摸摸自己的頭,一層層的紗布和繃帶果真不好受。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抓住對方觸碰頭部的手,他現在並不是個可以亂動的時期。

「不關你的事吧!」直接將頭撇到另外一邊,涼野從來沒想過要讓別人了解他,所以並不想為自己的行為做解釋。

南雲用手撐著自己的頭,就像他平常和涼野聊天一樣,「我認識你也一個多月了,每次都是我在講自己的事,你就不說些自己的事嗎?」

面對對方真切灼熱的目光,他妥協了。

「自幼父母離異,被遠房親戚收養,成績太好太優秀被親戚小孩嫉妒,個性孤僻沒朋友。覺得生活很無聊,就這樣。」輕鬆一句話道盡自己十幾年來的生活,這話背後的痛苦並非一般人能理解的。

聽完,南雲垂著眼什麼也沒說。說實話自己從未想過對方有這麼多的過往,只是一昧的認為他是個不懂珍惜的人,而想要當個救世主來拯救他......但好像太過自以為是了一點。

「喂,不是你要我說的嗎?怎麼自己安靜了?」受不了沉默,他乾乾的開了口。

把無焦距的眼神拉回涼野身上,南雲淡淡的道:「......對不起。」

本想再說些甚麼,想想還是算了,他雙腳往後一蹬站了起來,什麼也沒講、默默的走出去。

望著對方的背影,涼野手抓緊了床單。

果然到最後又是剩下我一人嗎?說什麼要了解我,你南雲晴矢和其他人根本一樣......

---

南雲在走廊外來來回回走了很久,剛剛離開不是不想理他,只是現在的自己好像沒資格再說些自以為的話。

想了很久,他決定向對方一次說個清楚,然後重新以新的態度面對他。

拉開門,裡面寂然無聲,床上半個人影都沒有,只剩枕頭散落在上。

「......人呢?」上前撫平床單的皺褶,還殘有餘溫,看來人才剛離開不久。

偏頭想著,他憶起對方似乎很喜歡高處,而醫院最高的地方大概是.....頂樓。

「不會吧!涼野風介,不要再傻一次。」他衝出病房,往樓梯奔去。

果然,涼野風介又站在邊緣,雙手撐著矮牆。

「喂,吹風?跟我講嘛,下次我帶你去。」試圖輕鬆的語氣更凸顯出南雲的不輕鬆。

「是你?」轉過來的眼眸帶著失落。

「對,是我......」露出第一次見面時的微笑,南雲逐漸靠近對方。

突然間,他明白了自己對涼野風介這個人抱持的感覺。

一個箭步上前覆上涼野的手,再趁對方不注意時將他拉到懷裡。

「......是我,所以別再嚇人了,好嗎?」

 

 

Fin.

 

後記:

這篇本來是想要BE結尾的

後來覺得寫得太爛就改回HE了

果然我還是BE無能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reening

青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呆呆(///ˇ///)
  • 風介怎麼想不開啦QWQ
    晴矢好棒有記得生命專線(喂

    話說有錯字哦-->"針"頭散落在地上.應該是枕頭吧(?
  • 張老師專線:1980 (我也很棒喔

    老實說我是要寫點滴的針頭
    不過說真的好像枕頭比較適合
    謝謝囉! 麻煩繼續挑錯字喔

    青蘋果 於 2014/11/28 22:27 回覆

  • 呆呆(///ˇ///)
  • 居然ww好吧我們兩個想的很不同ww
    只是當時看到有傻住想說為什麼會有針頭ovo
    現在懂了(點頭
    然後我快沒時間更文了(你懶
  • 既然寫到人家看不懂就是作者的錯啦!沒關係嘛,針頭什麼的就是增加這篇的黑暗感(其實我企圖把這篇寫得很懸+黑

    我大概12月也更的很慢很慢很慢
    因為要段考然後一周後換模擬考(天殺的

    青蘋果 於 2014/11/28 22:41 回覆

  • 呆呆(///ˇ///)
  • 黑嗎..
    呵呵呵呵..(期待

    我也沒多好.4天後段考.25天後模擬考.27天後週考((不過我們學校因為是天主教學校所以聖誕節放假就是ww
  • 10天段考 19天模擬考 170幾天會考
    總之九年級就是忙忙忙

    聖誕節放假啊......我們平安夜要模擬考
    人家我也要放假啦!

    青蘋果 於 2014/11/28 23: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