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從中二感爆棚的外星少年變成韓國國家代表隊,再到即將出場的永世
我沒有趕上南涼最巔峰的那個年代
但我一直敲著鍵盤,希望自己能夠留下什麼
於是有人來到這裡,看到我所記錄的全部

我很慶幸自己遇見南涼和你們


這真的是公告:因為【交易】系列長篇和後續即將出的文會有部分設定重複,因此【交易】直接see you in the next lifetime 囉!不會再有任何更新!

イナズマイレブン 同人創作

南雲晴矢 × 涼野風介

*南雲、涼野認識亞風爐,但南涼兩人不認識

*看飆速宅男腦補

---

通常兩個人在出席同一場合時穿了套相同的衣服,因人和衣服相配度的差別而感到尷尬,我們會叫它"撞衫"。

至於如果是背包或是手提包之類的,我們稱之為"撞包"。

那、如果是汽車、摩托車、自行車......那要怎麼辦?叫"撞車"嗎?不不不、那樣太不吉利了,可是現在有沒有一個詞語能夠解釋這種狀況,所以...

我們還是姑且稱之為"撞車"好了

---

今天的南雲一直發脾氣。

先是早上拿著美工刀對橡皮擦凌遲、然後在走廊上看到寶特瓶非踩個幾腳才行,再來體育課到操場看到樹下的落葉,也是沒有來的亂踢一通,總之就是一整個呈現憤怒的狀態。

「我說,你今天心情不好啊?」非常有氣質的舉著筷子,亞風爐正吃著自製的養顏美容餐。

「沒。」桌上的麵包碰都沒碰,南雲一向都是在學校福利社解決午餐的。

你當我是眼瞎嗎?亞風爐不動聲色的碰了一下麵包的包裝。

也知道瞞不過對方,但南雲並不想將那令人惱火的事說出來,說到那件事就只有髒話可以形容,還有一堆的白眼。

亞風爐見狀用手肘頂頂眼前的人,「當我外人啊?」

悶哼了一聲然後看向窗外,南雲看來心情非常非常非常的差,「我...今天早上和別人撞車。」

「什麼?那你有沒有受傷?」推開麵包,亞風爐將對方整個從椅子拉起來,檢查看有沒有傷口之類的,「咦?你沒受傷啊!」

「我說的不是這個。」南雲撥開拉著自己的手,眼神又閃過厭惡,當然不是對亞風爐的,「你還記得我上周買的腳踏車嗎?」

亞風爐只能乖乖回位置繼續他的美顏餐,「記得啊!你不是打工存很久才買的嗎?我記得老闆說那是全國唯一的一臺不是嗎?價錢特別高...」

「重點就是這!!!」說到這點,南雲不顧教室內還有別人就氣得拍桌,聲音逐漸拔高、分貝加大,「我跟你說今天我就看到一個跟我騎同一臺車的人,而且在我們學校跟我同年級!」

「哦?」亞風爐也驚訝了起來,買車的時候他有跟去,老闆說那是他買原車來然後自行加工,所以世界唯一!這麼突然多了一模一樣的車?

眼裡快冒出火,南雲一臉要去尋仇的樣子,「完全一樣你知道嗎?那老闆坑我錢,本來想說這樣獨一無二很帥,那混帳老闆...」

亞風爐非常同情對方的遭遇,而那家店是他介紹南雲去的,現在發生這種事自己也沒臉撇開所有責任,「不然今天放學我們去找老闆。」

「就等你這句。」南雲伸出手要和亞風爐擊掌,他一直在等人和他同一個鼻孔出氣。

---

揹著書包腳步囂張的理直氣壯,牽著腳踏車的南雲擺脫早上的陰霾,現在的他滿臉笑容,他早就想好等一下要怎麼和老闆吵了。平常沒什麼道理的吵架他都會贏,這回有道理的更不會輸。

夕陽把兩人的影子拖得狹長,簡單聊一些班上的事,目的地抵達。

南雲正想往裡面大喊老闆的名字時,亞風爐先開口了。

 「風介...在嗎?」推開半個人高的鐵欄,亞風爐逕自走進自行車店前的小塊空地。

紅白相間的遮雨棚下掛著顆燈泡,燈泡亮著但店內燈卻沒開。玻璃櫥窗內放著各式腳踏車,不過怎麼看都像是沒人的樣子。

「風介你不在嗎?」又再問了一次,這次他推開了玻璃門進去店裡。

 就在南雲想跟著亞風爐進去時,他的手被抓住然後一股力道將他往後拉。動手的是一名有著藍白髮色的少年,臉上透露出不解及不悅。嘴裡叼著冰棒腳踏車停在一旁,他打量著南雲。

 「你誰?」簡單兩個字有著無限的敵意。

顧客?小偷?塞廣告紙?不管是哪一種我都覺得煩,而且老闆現在又不在。

「我...我......」南雲從來沒有這種被盯著的經驗,明明自己就是正大光明的進來怎麼突然有種心虛的感覺,「...亞風爐!!!」

站前方的亞風爐回過頭,「咦?幹嘛突然大叫?」

「外面。」手指著店前欄杆的方向,南雲緊張嚥下口水。

金髮回過頭,平直的唇線拉起弧度,「風介風介!」

「哦?稀客。」把腳踏車停好,涼野走進店內把燈打開,「不是說美神騎車有礙形象嗎?」

向來者揮揮手,亞風爐向涼野表達前來的目的以及理想中的處理方式。

覺得兩人非常天真的搖搖頭,涼野雙手抱胸,「當初就跟你說過了,那死老頭的話不要聽,現在這樣他怎麼可能還你錢。」

「你那時候在場為什麼不阻止我啊?」這回換南雲出聲,他想起當天買車的時候涼野也在場。

 涼野直覺的挑起嘴角,他確定眼前這人是笨蛋,「拜託?擋我老闆的財路?我還想活!」

「那、那你可以...」直起身跺腳,南雲突然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平常一堆歪理根本說不出口。

「可以怎樣?」發現整他很好玩,涼野不由自主的繼續下去。

「反正就是你不對!聯合那老闆坑我錢!!!」小孩子賭氣般的坐在椅子上,南雲哼了一聲。

見兩人事情都還沒開始談就吵了起來,亞風爐連忙出來打圓場,「唉呀,南雲別這樣!風介他人很好的。跟你介紹一下,九班的涼野風介,每周一、二、三、四、六在這裡打工。」

「不想知道!」還在賭氣,他這輩子沒有對一個人這麼不爽過。

跩什麼?不過就和我同年紀、隔壁隔壁班而已,一整個很囂張的感覺是怎樣?老子在這裡買車,有問題來這邊有什麼不對?

留下南雲不理,亞風爐轉而和涼野介紹南雲。

「哦?南雲晴矢啊?」冷眼瞥了一下,涼野雙手環胸,「所以你現在是希望我們退給你錢是嗎?」

「就是這樣!當初老闆說唯一所以價錢比其他車高很多,我要老闆退差價。」頭微微抬高,語氣中有著勝利者的驕傲,

「三個字,不可能。」涼野一口回絕南雲接近無理的要求,「不過老頭用了一點手段的確沒錯,不然我幫你重新上漆?」

質疑得挑起眉,「你這傢伙會嗎?要是弄壞我的車怎麼辦?原本這麼帥的車...」

「要不要隨便你,反正你那輛也是我上的漆。」

丟下一句話,涼野毫不猶豫的轉身,留下一臉微笑的亞風爐和錯愕的南雲。

風介,你難得會對不熟的人使出真本事喔! 亞風爐用手撩撩金髮,笑著。

---

「不好意思,我找南雲晴矢。」向窗戶邊的同學打聲招呼,涼野說明來意。

同學轉身往內大喊一下後,南雲一臉非常得意的走出來。

「怎樣?」

「昨天說的你考慮得怎麼樣?」涼野向對方丟出一張紙,「如果你要自己設計就畫在這紙上,不然就全權交給我。」

沒錯。昨天在亞風爐掛保證之下,他倆達成協議,涼野答應幫南雲的腳踏車重新上漆,而南雲也不再堅持退錢一事。

南雲自認帥氣的接下紙,上面已經有腳踏車的原圖樣了,只要在圖中標明的地方畫上他要的的樣子就好了。

看起來很簡單嘛!

一周後,南雲舉白旗投降。

「亞風爐,你去跟那傢伙說,叫他設計好了。」無力的趴在桌上,南雲從書包拿出滿是摺痕的紙。

凌亂的鉛筆草稿加上一些擦不乾淨的不明線條,有些地方還被橡皮擦擦破了,總就是一個慘字可以形容的。

「你這...?」看著南雲破碎的設計稿,亞風爐只能搖頭。

 「啊!我不會啦!你叫那個喜歡吃冰棒的白痴去用。」雙手一攤,他才表示這件事情並非想像的那樣簡單,光用線條具體的呈現內心抽象想法這點難度就超高。

 亞風爐微笑也沒再多說些,他安慰性的揉揉南雲的頭髮。經過九班時順手將圖稿拿給涼野,外加一個無奈的搖頭,他想不用說話對方會了解的。

冷哼一聲,涼野果真鄙視的挑起嘴角,轉身要走前他要求亞風爐帶話,「叫他後天牽車過來。」

---

安靜的一旁看著自己的車被一一拆解,南雲心中有種說不出的不捨,但同時也對眼前的少年技術感到佩服。

「你在這裡打工很久了喔?」

「兩年八個月又十三天。」

這是他們第一次心平靜和的對話,在這之中他們聊了很多,包括興趣、成績什麼的,當然還有戀愛史。

「真的還假的?那、那你現在喜歡誰?」聽到"我對談戀愛沒興趣"這幾個字從一個高中生口中說出來,南雲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涼野對這個問題猶豫了一下,放下手邊的工作他遲遲沒有回答。

哈哈,我就說嘛,怎麼可能...涼野風介你以為你真的是冰塊喔?南雲在心中笑道。

「...如果撇開冰棒、冰塊、冰水、冷氣這幾項以外,我喜歡的當然是我自己。」一副理所當然的說著,他絲毫沒有感覺到對方詫異的表情。

 「你是神經病!」

 「我不介意。」

對話就這樣無疾而終。南雲很後悔先開啟了這樣的話題讓對話結束,說真的從剛剛接近一小時的對話裡,他開始理解涼野的價值觀之類的,而且越聊越覺得他是一個很...姑且稱之為有趣吧!雖然有點奇怪的喜好,但這不影響。

 「你生氣了喔?」

 「沒。」

 「明明就有!」

 「很煩!你滾。」

被涼野突然暴走的脾氣嚇到,他很顯然不知道該怎麼做。摸摸鼻子乾笑得離開,心中有些莫名的酸澀。

---

改造腳踏車外型說來不是一件難事,完全處理好大不了一個月。

 「跟鬱金香說他車好了,現在來牽。」透過手機向亞風爐傳話,涼野最近心情頗煩。

說來說去理由也只有一個──南雲晴矢。

下意識扯著自身頭髮,他嘆口氣闔上眼。

自從上次看店裡看我拆車之後,三不五時就來找我。以為跟我很熟是不是?煩都煩死了,莫名其妙的跟我裝熟,連我不屑的眼神都可以忽略,不知道他的臉皮到底有多厚? 

真像永遠擺脫不了的噩夢,好啦...或許有一點好夢的成分。

 「風介!好久不見。」像踏自家庭院一樣自然,南雲向腳踏車店的老闆微笑。

 從車庫把南雲的車牽出來,他試了試基本性能,「不要講的跟我很熟,還有我們明明下午班際體育賽見過。」

南雲見對方又是一貫的拒人於千里之外,笑嘻嘻的在自己的車旁繞啊繞的。用手摸摸自己宛如新車的舊車,他經過老闆的同意後牽著車把涼野一同拉了出去。

「我車弄好了。以後你就不要來了。」信步走著,涼野手插在口袋裡淡然的說。

為什麼?南雲在內心吶喊。

你討厭我嗎?有這麼討厭嗎?我看你總是很寂寞的樣子,好像也沒什麼朋友,我想當你的朋友不行嗎?可是...

不想回應對方的話,他開始說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風介我跟你說喔!今天我們穿了一樣的衣服,所以撞衫;背一樣的書包,所以撞包...」

 涼野聽完送了一個白眼,「你說這是廢話嗎?」

 「...我還沒說完。然後我們喜歡上了同一個人,所以"撞愛"了。」

 「啊?」

之後

南雲晴矢用了一輩子的時間去解釋這句話

而涼野風介也用了相同的時間去聽解釋

去聽這句他其實當下就聽懂的話。

 

 

FIN.

 

後記:

芃芃生日快樂呦!妳好像常常不在線上

 希望妳看到會喜歡

然後這篇...

嗯....好,很爛!中間對CP的感情描述很少

其實真正想寫的只有涼野喜歡自己,南雲喜歡涼野,所以兩人喜歡同一人。這樣而已

雖然最後也留了伏筆,但...

充其量也只是一篇流水帳,希望你不介意(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蘋果 的頭像
青蘋果

Greening

青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我是呆呆唷=)
  • 撞愛經典(拍手
    剛看到撞車還以為又有人要進醫院了(笑
    芃芃生日快樂喔!!

    好了我要挑錯字嘍
    然後在走廊上看到寶特瓶非“踩”個幾腳才行
    亞風爐用手撩“撩”金髮,笑著。
    涼野聽“完”送了一個白眼,「你說這是廢話嗎?」
  • X42 (快要50了啦......

    其實那個標題我考慮了很久
    撞車真的很難聽,但我找不到更適合的詞來解釋這種情況
    是說,為什麼我不在的這幾天你狂更文啊?
    害我留言補到死...

    青蘋果 於 2015/08/04 09:33 回覆

  • 呆呆
  • 不會難聽啊(笑)雖然看標題有嚇到
    我沒有狂更文我只弄了4篇(無辜臉
  • 嗯!要是我看也會嚇到
    之前明明有人好幾個星期只更一兩篇
    結果現在四天內更四篇...
    這該怎麼說呢?

    青蘋果 於 2015/08/04 09:48 回覆

  • 呆呆
  • 好幾個星期只更一兩篇...我對不起大家
    可是我發現寫完業渚就又有梗了耶?
    紅藍的力量真偉大(別扯遠
    有一篇是自我介紹,以前那個超混所以就重來了www
  • 寫完業渚的哏還是業渚啊!
    不過業渚的確又帶起消失多年的紅藍力量
    那篇自我介紹我有看到喔...
    本來想去吐槽為什麼和以前差那麼多

    青蘋果 於 2015/08/04 09:56 回覆

  • 呆呆
  • 不忍說是南涼梗(笑
    是啊,紅藍力量復甦了www
    差很多喔…因為以前不曉得要寫什麼(遭打
    沒關係等你吐槽w
  • 真的...
    所以很多紅藍CP都被翻出來,包括南涼喔(笑

    以前不知道,代表現在知道
    哈哈哈,期待妳更文囉!(奸笑
    我的南涼共浴說......

    青蘋果 於 2015/08/04 10:02 回覆

  • 呆呆
  • 翻出來真好(飄
    不忍說更那麼快就是為了再次隱居(?
    你的南涼共浴…我會盡量的哈哈
  • 什麼!那我也來神隱好了...
    就七夕賀文不要發
    南涼日賀文不要發
    萬聖節賀文不要發
    聖誕節賀文不要發
    跨新年賀文不要發

    然後明年再出現(笑

    青蘋果 於 2015/08/04 10:09 回覆

  • 呆呆
  • (慘叫
    還有七夕!!!我居然又忘了(拍桌
    算了,就隱居吧哈哈哈(喂
    等南涼日再出現(喂
  • 哈哈,七夕是8/20
    還有很久的時間
    莫急莫慌莫害怕,你可以的

    對了給你看個東西

    青蘋果 於 2015/08/04 10:17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