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從中二感爆棚的外星少年變成韓國國家代表隊,再到即將出場的永世
我沒有趕上南涼最巔峰的那個年代
但我一直敲著鍵盤,希望自己能夠留下什麼
於是有人來到這裡,看到我所記錄的全部

我很慶幸自己遇見南涼和你們

イナズマイレブン 同人創作

南雲晴矢 × 涼野風介

*有點虐、有點黑,心情不好請迴避

*安靜一點的南雲帥(OOC ?

*延伸至遠東版普通高二下英文第二課

---

從那之後他們的人生變的飄渺、變的無助,而這一切都源自那顆帶著異樣光芒的紫色石頭—慢慢的滲入他們的生活,一點一點的侵蝕。

四月的靜岡變的溫暖起來,細微的粉塵在陽光照射下多了一分空靈的美,植物多半已抽枝吐芽準備在夏季超越去年的茂盛程度。但是這樣的暖意並沒有感染這這棟大樓的這個樓層,氣氛如往常一般寂靜,冷白色的燈光不分日夜的打在牆上使整個空間讓人看了心理發涼。

提著一袋慰問品,女子撩了撩蒼綠色的長髮,將識別證提到守衛面前待放行後,逕自往走廊上的隔間步去。

「今天還好嗎?」

——嗶!感應卡在女子說出問句時一同發出聲音,門框旁的精密儀器記錄著一串編號和時間,屋內角落的微型監視器更是清楚的傳送每分每秒的畫面。

穿著白長袍的年輕男子輕輕撇了一眼門口的訪客,微頷首作為打招呼便帶著手上一疊資料和紀錄表離開。

「今天有沒有不舒服?」女子輕聲問道。

床上的兩個少年,一個笑著搖頭;另一個沒有回應。

「涼野還是一直睡嗎?」

「早上醒來了一下,我就和他說話,他後來又睡著了。」

「有說什麼嗎?想要什麼還是哪裡不舒服?」

「他說他頭痛。醫生也知道了。」

女子短暫的沉默了,嘴邊拉起一個很牽強的微笑。簡單在房間裡面檢查環境,替矮桌上的花瓶換上新的花朵,她拉了椅子坐到醒著的少年床邊。

「事情政府那邊已經有決定了,父親短時間內是無法脫身的,我很遺憾無法保護學園的每一位學生。」

「瞳子姊,誰對誰錯......對我們來說都沒有意義了。」這個計畫把我們當作棋子,被丟棄的那一刻,就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

再一次苦笑,她伸手撫平對方長期臥床導致的亂翹髮尾。

半年前,外星人根本就是地球人的事實被雷門一群人戳破,一連串的調查和司法動作接踵而來,外界的抨擊和憤怒隨著新聞的報導攀上最高峰。政府解決之餘不忘處理學園的問題,本想直接成立的新育幼院讓所有人回到成為外星人以前的生活,但意外總出現的令人措手不及。

先是一名THE GENESIS 的後衛在暫時收容中心高燒不退,最後失去了聽力,之後GEMINI STORM兩位女隊員先後出現發燒、昏迷、器官衰竭,沒有多久便化為大家印象裡最為開朗的笑容。不單純的非個案讓社會開始出現質疑聲浪,某些激進分子宣稱當初吉良星二郎所使用的異形之石含有傷害人體的成分,而這成分會讓靠近的人一同發生異變,輿論的壓力如滾雪球一般,最終政府部門決定將全部的人送進醫院進行觀察、研究及治療。

沒有人問過他們要不要,只是一味的強迫他們接受,就像當年硬被套上的紫色項鍊。

表面那麼樣的完美,卻勒的脖子那樣的喘不氣來。

一個人望著窗外,在隔壁床沒有醒來的時候他都是這樣消磨時間,有時候和進門調查的研究人員聊上幾句,再來就沒有更多了。盯著窗框發呆,內心的害怕和無奈同時衝進腦袋,自己還有多久會發病?涼野還有多久會發病?綠川呢?基山呢?熱波呢?蓮池呢?喔不,蓮池已經發病了,兩天內就讓那一雙漂亮的眼睛失去功能。

想著想著,一團火焰竄上心頭。明明被利用的就是他們,為什麼到頭來受罪的也是他們?

南雲惱火的把手腕上的紀錄手還拔起,一股腦的就往矮桌上的花瓶砸過去。墜地聲音清亮,花瓶碎的乾脆,清水自碎片縫隙中流開,剛換上的花就這麼躺在碎瓷和水中。見花瓶碎了滿地,他也沒有任何表情,就是想著等一下要怎麼解釋花瓶碎了還有自己的手環怎麼跑到那裡去的。

「...喂,把你那脾氣收一收。都多久了還砸?」隔壁床的人翻了身,眼光淺淺的掠過一地的混亂。

早就知道對方根本沒睡著,南雲瞄了一眼角落的監視器,「你有資格說我嗎?睡遁。」

「我頭真的痛。」收回視線後又閉上眼,他將有些過長的劉海向旁邊撥。

「叫醫生?」

一聽到叫醫生,涼野睜開了眼。他沒有對焦的眼睛對著天花板,而後轉頭看的南雲,「你知道嗎?我覺得我快要發燒了?身體很輕,像躺在雲裡面,你的聲音聽起來也有點模糊,就像是在水裡聽人說話一樣。」

語畢,他拉了枕頭,改為半臥的姿勢對著隔壁的人。

---

涼野在一周後確定病發,就像其他人一樣的症狀——高燒不退,不過其中還摻雜著劇烈頭痛。南雲不只一次聽到夜深時隔壁傳來的淺淺抽氣聲,也不只一次看到那團被子無聲的顫動。

他看了也覺得難受,但是沒有辦法。監視器紀錄著一切,一旦有越矩的行為馬上會有人進來調查。

這就是處理部門所謂"最妥善的照顧",可笑的令人覺得悲哀,然而其中的一切只有當事人知道,所以吉良瞳子才會說抱歉。

抱歉無法保護學園的每一個人。

隨著欲將腦袋撕裂般的痛苦,偶爾退場的高燒又時不時來攪亂,涼野變的越來越少說話、也越來越少睜開眼。不想看著昔日戰友變成如此虛弱,南雲想了各種方式讓對方跟他說話。

「涼野,不要再睡了。」

「......嗯?」今天的狀況還不錯,他的臉色沒有昨天蒼白,還可以發出涼野風介式的標準疑問詞。

「我們今天申請去中庭吧!」

「不要,穿這病服去大家都跑的遠。」

身上的病服是和一般住院民眾不一樣的淺紫色,由於謠言的以訛傳訛,多數人仍深信他們身上殘留的異形之石會傳染,自從前幾周集體到中庭活動引起恐慌之後,離開隔間活動變成申請制——如果你願意頂著周圍不善的眼光離開這個樓層。

「沒關係啊,以前我行我素的Gazeru大人去哪了?」提高聲音,南雲看的出來他其實也想出去,再多說一點應該就能讓對方同意了。

涼野對於南雲的積極有點意外,以半恭維的語氣說道,「Vearn大人,我累,真的。」

「你這混帳,不過就是有點不舒服,搞的好像世界末日一樣。啊我不管,反正你就是不准再睡了。」不知道該拿出什麼態度來面對,最後索性用任性的口吻下達命令。

呿了一聲後發出笑意,撓撓藍白的頭髮,他故露疑惑的問:「親愛的南雲晴矢同學,請問你覺得我們兩個坐在床上,房間什麼東西也沒有,能幹嘛呢?比誰先笑嗎?還是比誰眼睛大?」

「呃...這個嘛......我們可以猜拳!」邊說邊拉起衣袖,他對於自己的急中生智的的很佩服,「怎麼樣?怕了吧?本大爺才不會輸!接招的」

喂喂,搞的好像決鬥是怎樣...是沒有猜過拳嗎?涼野在心裡吐槽。

剪刀 石頭 布

「下戰帖還輸。」抬高下頷一臉鄙視樣,涼野看了眼自己的剪刀手。

「那是讓你、讓你。」

「是喔,那請你不要手下留情啊。」

南雲被堵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一口氣憋在心裡。涼野見他一副委靡樣,就把注意理轉到南雲床邊的那扇窗戶。窗戶是緊貼著南雲的床,由於角度問題,涼野一直都沒有看過那扇窗外的風景。

一有想法就開始行動,他拉開被子準備下床。

「涼野你幹嘛?不是剛剛才說累嗎?」

「我想看窗外,你不是一直說窗外很漂亮,底下有公園,會有小孩在那裡踢球。今天的天氣可以看到富士山吧?」

聽著涼野的話,南雲的瞳孔迅速緊縮成一個圓點,他急忙下床,伸手按住對方的手腕。

不、不可以過來...

「別過來,有蟑螂。」脫口而出的荒謬理由讓他自己也尷尬了。

被壓住手腕的涼野一臉看到神經病的樣子,但沒有堅持著要過去,在擺出"反正我也沒有很想看"的表情之後,他看見南雲莫名其妙的放鬆下來。

「不讓我過去看那至少用說的可以吧?」坐回床上,他輕壓著太陽穴。今天活動量有點大,頭開始痛了。

---

「所以上禮拜對情侶的男生今天帶了不同的女生來約會?」

「看起來應該是吧。」

「他長什麼樣子?」

「高高的,很喜歡穿籃球衣、腳很長,但是沒有比我帥。」

還真的很自戀。涼野白了一眼,雖然他現在根本看不到對方。

從前天開始,兩個床之間拉上的綠色布幕,可以交談但大部分的時間是看不到人。被更嚴重的軟禁在這個隔間裡面,調查人員更加頻繁的出現,更多的問卷和訪談,他們嘴裡說著會給他們更好的治療,但從吉良瞳子那邊的消息看來,所有隊員的清況根本沒有改善。

夜幕低垂,沒有什麼娛樂的他們早早就熄燈。

「涼野。」南雲從床架發出的聲響判斷對方應該還沒睡。

涼野的確還沒睡,但他不知道南雲到底想幹嘛所以沒有出聲。

「如果、如果,我也發病了要怎麼辦?」

很明顯的那一直持續的平穩呼吸突然停頓了。

「不會的。你還要繼續講窗外的事,我想知道那渣男的女朋友會不會發現他劈腿。」

南雲沒有想到會是這種回覆,他的雙手摀上眼眶,有些霧氣在眨眼的瞬間凝結,掉落在手心裡,「...涼野風介你......什麼時候變的那麼八卦了。」

「你沒資格說我。」

收拾好自己的情緒,低淺的抽著鼻子,他儘量不讓逐漸染上的哭腔被發現。

又過了一個月,讓人感到高興的是南雲完全沒有發病的徵兆;但另外一方面是涼野的視野開始模糊。現在的他看到的就是一大團的東西,能分辨顏色但不知道那是什麼。涼野只是在某一次按了急救鈴,床被一大群人推出去回來後眼睛就看不清楚,南雲曾經對這件事發火過,比當初涼野第一次出現病徵還生氣。他又砸花瓶、拔針頭、摔點滴架,搞的所有人仰馬翻,導致後來醫生根本不給他好臉色看。

「就說把你的脾氣收起來,不要硬碰硬。」一張開眼睛,那模糊的世界就讓他頭暈,他最近能不張開眼就不張開。

好久沒有看過陽光的顏色了,明明以前很討厭熱...

「你哪裡看我跟他硬碰硬了?」

怕激起南雲的情緒讓他又不知道做了什麼衝動的行為,涼野試圖轉移話題,「好了,說一下今天的外面吧?可以看到富士山了嗎?」

南雲也自知有些不對,很快的把那種過分情緒化的語氣壓下去,「可以,今天天氣很好,說起來這個月已經是春末了,下個月就要開始變熱。」

「已經這麼久了,都要變夏天了?」

「嗯,我記得你以前夏天就只會喊熱,訓練的時候都躲在樹下偷懶。」

「是監督。」

「就你一個隊長這樣當的,大家誰不是在大太陽底下練習,說的好像特別讓DIAMOND DUST在戶外練習。」

「屬性剋不得。」

「根本是藉口好嗎,話說,等我們都好了,就一起去富士山吧?」

我們能離開這個地方嗎?

說出近似夢幻的約定,兩人同時笑了。誰都知道這根本不可能,但心裡能有個約定還是忍不住的想像。

「去啊,再帶些冰棒。」

「又帶冰?上次帶不是融化了嗎?把我整個背都弄得黏呼呼的。」

這樣愉悅的氣氛一直持續到傍晚,兩人聊了很多假設的富士山之行,聊了很多過去荒唐的行為,聊了很多對於外星計畫的看法。

---

一名記者從醫學大樓的外圍走道往上看,他對先前外星人的社會事件非常感興趣,因為他認為事情雖然落幕但政府的作法有點一手遮天,遮蓋掉了某些事實。當初也向社會大眾保證會好好安置這些孩子,會讓他們做最好的檢查和治療,但這一檢查就過了好幾個月,其中也沒有任何孩子出來的消息。

是有陸續發布已發病的名單,但那些沒有發病的孩子在哪裡,沒有人知道。

記者從建築物的外觀開始觀察,仔細鎖定特定樓層。他注意到被安排為檢查和治療的那個樓層,樓層的窗戶全被蓋上一層白色遮蔽物,似乎可以透光但根本不清楚裡面到底在做什麼,相對的裡面應該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才對。

「如果說他們是被安排在這樣的房間裡治療,那情況真的太詭異了。」記者喃喃自語,順道在手冊上記著。

他決定進行更深入的報導。

通過各種管道和許多不甚合法的手段,他知道政府遮蓋了什麼樣的真相。就在整個追蹤紀錄上報至電視台高層,高層同意將它製作為一系列的短期節目的兩個禮拜前,全部醫療團隊和調查組織宣布退出那個樓層。

原因是當初學園的55名學生已全數發病並且身亡。

那一年,吉良星二郎被判了死刑;記者得到了最佳新聞獎;ALIEN學園徹底消失,誰也沒留下。

而政府對報導的解釋就像南雲床邊的美好窗外風光,口頭建構的美好世界虛假但總讓有人深信不疑。

沒有劈腿男;沒有最好的照顧。

沒有富士山;沒有積極的治療。

只有一片死靜;只有利益和利益的交纏。

 我早就知道那個窗戶是什麼東西都看不到的,笨蛋南雲。

 

 

 

Fin.

 

後記:

日安,我是青蘋果

距離上次更新已經一個多月了啊(汗顏

這次是很久違很久違很久違的BE

希望各位有被虐到(笑

其實這篇想影射的事情有很多

原先英文課本裡的故事真的非常單純,最後看到結局還會笑出來

好啦,我知道這篇看完可能沒什麼想留言,不怪你們(喂

 

最後,我們下次見(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蘋果 的頭像
青蘋果

Greening

青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雪螢之初
  • 嗨,青蘋果(=^・ェ・^=)/
    終於看到有朋友更新文章呢
    最近讀書讀到我瘋掉
    還好看到有新文章看


    覺得青蘋果在寫文章有進步∪・ω・∪
    ((不知道怎麼說(我表達有點差




    這篇真的很好看♡♡
  • 喔喔,你好你好(握手
    猶記不久前有去你家逛過
    但似乎沒怎麼留言(打

    覺得我有進步真的太好了,文筆什麼的八百年以前就長的一樣了(嘆氣
    謝謝喜歡
    讀書辛苦啦!

    青蘋果 於 2017/04/03 11:03 回覆

  • 訪客
  • →我是伊(痞客邦更新了(?
    沒錯我意外的喜歡有點虐心的(?
    我就是覺得這篇好棒!!!
    還未考完試就沖過來看了
  • 呃...所以現在更新的版本是訪客不能留名字,只能叫訪客嗎?
    我知道它更新了,有點不太適應......

    謝謝喜歡這篇!!這篇有嘗試換個描寫方式
    欸,還沒考試嗎?考試加油啊!!!!(考完再來看也是來得及啊

    青蘋果 於 2017/04/03 11:06 回覆

  • 镜火 瑞
  • 晚来了......之前都是用Internet Explorer玩游戏+登陆痞客帮的,结果因为游戏登陆不进去就换成360急速浏览器,因为那个的痞客帮不好用就没登陆了呵呵......
    所以总的来说都是游戏的错!(不对
    所以这篇......基山和绿川就这么死了没得参加FFA然后形成一个平行世界了?(怎么说起平行世界啊?)
    我才发现我很久没看BE了照样虐照样好看苹果桑文笔照样好我还是滚一边去玩游戏好了(pia
    虽然还有几个礼拜就考试了不过我还在浪是怎么一回事啊?(问你啊
  • 嗚嗚嗚,對不起我現在才注意到這一則留言沒回到...(跪
    請原諒我(再跪

    對對,這篇就是一個大家都不在了的架空
    我是很久沒有看BE沒錯,但是更久沒產BE的糧...
    不過當下產完的心情其實是很好的,因為這篇打起來意外的順暢##

    謝謝小瑞的稱讚(笑
    讓你覺得虐的話,我的目的就達到了呢(燦

    青蘋果 於 2017/08/22 23:01 回覆

  • 羽茉璃瑜
  • 看完後感想:


    乾好痛。


    看到全數發病且身亡那幾個字的瞬間,我突然覺得有一種我真的快哭的錯覺......明明我從來不會被虐到哭的啊,哈哈。
    ALIEN學園徹底消失沒有留下一點蹤跡,這句話也讓我覺得全身上下被釘子釘好釘滿......身亡的那瞬間希望他們都還笑著。


    我第一次被虐到哭就這麼栽在蘋果大大手上了QAQ
    當下真的只有一種感受就是被鐵鎚打到的感覺原來痛成這樣,重點是它打在心臟欸!


    嗯沒錯超痛。


    感謝糧食,突然好想看虐文XDDDD
  • 嗚啊啊 糟糕我現在才發現這則留言沒有回到(跪

    如果說這篇讓你覺得痛了 那身為作者的我覺得非常成功呢!
    這篇就是需望大家可以覺得虐 有那種看了酸酸的感覺
    就像後記說的 其實這篇裡面影射了很多事情 希望你可以體會到深層的故事呢(笑

    打在心臟這一點我非常同意 因為我就是瞄準心臟在打的##

    謝謝喜歡 這邊再說一次對不起漏回了

    青蘋果 於 2017/06/01 14:23 回覆

  • 呆呆
  • 今天才摸到電腦...
    我很好奇英文課本裡是怎樣一個故事?
    BE好像不常看你摸哦(還是是我的錯覺
    愚人節...不快樂(?
  • 嘿嘿
    BE太虐了 愛南涼的我無法接受

    青蘋果 於 2017/04/20 14:06 回覆

  • 萊穆
  • 嗚啊啊
    好虐喔 這篇完全戳中我的哭點 一直以來都覺得外星學園的大家被利用的好可憐QQ

    虐文豪棒棒棒!!希望蘋果君可以多產
  • 對於戳中您的哭點我真的非常榮幸(彎腰

    很高興你喜歡這一篇(笑

    青蘋果 於 2017/04/20 14:06 回覆

  • 訪客
  • 現在還在寫南涼的人變好少了
    希望你還能繼續努力下去
    Keep it up!
  • 哦哦哦 謝謝你(激動
    現在的南涼真的好少!!!
    我會繼續加油的 會儘量更新

    青蘋果 於 2017/04/20 14:07 回覆

  • 匿。
  • 呃啊啊啊這好像是我們上學期的課文欸哈哈((不確定是同一篇啦只是很像
    為什麼這篇的南雲那麼有氣概啦,可惡可惡被虐到了##
    不過很自私呢,就這樣把55個生命......
    有種在玻璃球裡的感覺
  • 哈哈 竟然是上學期的課文嗎......
    這篇讓南雲帥一波也是很不錯的(撥髮
    被虐到了嗎 被虐到了嗎(激動

    基本上我覺得原著裡面這樣將未知的能力加諸於陽光育幼院
    也是很殘忍的啊
    幸好大家都沒事 十年後還可以繼續放閃

    青蘋果 於 2017/04/27 14:05 回覆

  • 悄悄話